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实时新闻 > 正文

李改云:不修成红旗渠不回头

2019年12月05日 实时新闻 ⁄ 共 1430字 ⁄ 字号 暂无评论
扫码免费领取POS机

 原标题:李改云:不修成红旗渠不回头

  李改云/口述

  记者 刘剑昆/整理

  时间:12月2日

  地点:林州市新兴社区李改云家

  在当年修建红旗渠的队伍中,出了一位舍己救人的女英雄,她的名字叫李改云,因此红旗渠工地的妇女突击队由“刘胡兰突击队”改成了“李改云突击队”,立下了功勋。

  我今年83岁,我娘家是姚村镇李家岗村的。1942年,我6岁时,由于天灾兵祸,父母带我和弟弟逃荒到山西省静乐县,1952年才回到家乡。我十分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,16岁时加入共青团。19岁时,我嫁给了井湾村的常保。我曾经在村里当过互助组组长、初级社社长、高级社妇女主任,1959年在井湾村入党。

  修建引漳入林工程(后来改名为红旗渠)的号召发出后,1960年农历正月十五早上5时,我带领大队200多名青壮年,从井湾村出发,用两天时间才步行走到王家庄。

  当时修渠按部队编制,井湾、坟头、西丰、北杨为姚村第一营,我任第一营妇女营长。我组建了第一支女子修渠突击队——“刘胡兰突击队”,并任第一任队长。

  “刘胡兰突击队”每天要和男人们进行劳动比赛,看一看每天谁的进度快,一个月内谁扛的小红旗多。山上岩石书写着她们的光辉誓言:“头可断,血可流,不修成红旗渠不回头。”“宁可苦干,不可苦熬。”“人和渠水一块回!”

  我除了带领“刘胡兰突击队”完成当天挖渠任务之外,还要负责本村修渠工作的安排,更重要的是要负责好这200多位劳动力的人身安全。

  我没有想到,1960年2月18日会成为一个让我刻骨铭心的日子。这天中午将近12时准备收工时,我像往常一样检查安全。当走到一个工作面上时,我发现悬崖上不时向下掉土块。我感觉不对劲,大喊一声:“不好,这批土要掉,快撤!”大部分人听到喊声匆忙地离开了。可是,16岁的女青年郭焕珍正在低头弯腰搬石头。我一个箭步冲上去,猛力将郭焕珍推出险区。正在这时,崖壁塌方,一声巨响,我感觉被土埋住了。

  后来,队友们告诉我,人们把我从土里挖出来时,我的右小腿已开放性粉碎性骨折,仅有一些皮连着,且大动脉血管破裂后向外喷血,血和泥将我的右腿粘在一起,我已成了一个血人、泥人。人们用绳子往我的大腿处扎了几下,以防止大动脉再出血,并绑了一个简易担架,连夜把我送往20多公里外的盘阳村——当时县人民医院所在地。

  县人民医院的医生要为我截肢,以挽救我的生命。但县委书记杨贵知道后,却下了死命令,人要保住,腿也要保住,不能让英雄流血还流泪。县人民医院主治医生以当时的医疗条件作了最好的救治。鉴于县级医疗条件和水平有限,两个月后,省里派直升机将我接至河医大附属医院,我在此接受较高水平的治疗,右腿没有截肢,但落下了终身残疾。

  让我感动的是,组织上对我如此关爱,并给了我太多的荣誉。后来,人们将“刘胡兰突击队”改成了“李改云突击队”。修渠时,红旗渠主干渠平顺县东庄村段建了一座桥,人们取名为“改云桥”,那是红旗渠上唯一以人名命名的桥。1960年,原新乡地委妇联授予我所在的“刘胡兰突击队”“三八红旗手”荣誉称号。1965年,我被授予“红旗渠劳动模范”称号。考虑到我的残疾状况,县委将我安排在林县图书馆工作,1993年我退休。

  我觉得更要回报组织,回报社会。我的生命与红旗渠紧紧连在一起。在职时和退休后,我经常到机关、厂矿、学校讲述当年修建红旗渠的事迹,并教育人们要将“自力更生、艰苦创业、团结协作、无私奉献”的红旗渠精神一代一代传承下去,为建设美丽林州、幸福林州作贡献。

淘大米

抱歉!评论已关闭.

淘大米域名交易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