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实时新闻 > 正文

我是陈家红,我的武汉行

2020年03月04日 实时新闻 ⁄ 共 1666字 ⁄ 字号 暂无评论
扫码免费领取POS机

我们眼中的英雄,

无非是普通人的奋勇前行……

——编者记

  亲爱的,我要去武汉

  2020年2月17日早六时,电话突然响起。

  这个点儿,多是急事。

  是杨勇杰主任打来的:家红,由你带队参加援鄂医疗队……有什么困难没?

  没有,我现在就去医院报到!

  放下电话,我对妻子说:我要到武汉去……

  她惊愕地看着我,虽然知道前期我递交了请战书,但这一刻来临的时候,还是觉得那么突然。

  总要有人去的,家里的事你就放心吧,我这就给你准备东西去……

  这个时候去武汉,大家都知道意味着什么。

  我看到妻子的眼睛湿润了,而她,也赶紧把头偏向一边…… 

  我,也有牵挂

  女儿去年参加了工作,儿子赴英留学,都不用操心。

  唯一放心不下的,是我78岁的老母亲。

  老娘身体不好,行动不便,而妻子还要参加单位值班,难以照顾。

  我赶紧给妹妹打电话,让她把老娘接走。

  我没跟母亲说援鄂的事,怕她挂念。

  妈,我要到外地出差,可能时间会长点儿,您老多保重。

  家红,天儿还凉,多带几件衣服,早点回来……

  放心吧妈……

  我,为什么?

  身边有关系比较好的朋友问:老陈,这把年纪了,你图个啥?

  是啊,我图个啥?

  我是科室副主任,我必须有担当,让科室其他同志看得到的担当。

  我是主任医师,我必须作表率,告诉年轻医师们在关键时刻我们应该怎么办。

  我是共产党员,还是一名老党员,其实,仅这一条就足够了。

  身教,

  远胜于言传;

  没有任何理由,

  我不上,

  谁上……

再见战友,再见爱人

2月19日,安阳市人民医院七名驰援武汉的医护人员出征。

  欢送仪式上,院党委书记、院长马绍恒语重心长:家红,你是一名老大夫、老党员,此去责任重大,既要体现我们的技术水平和优良作风,更要保护好队员们的健康安全……

我十分坚定:请领导和同志们放心,我们一定不辱使命,保证完成任务,平安归来!

武汉,我们来了

  一天舟车劳顿,专机终于于晚7点半抵达武汉天河机场。

 

  当飞机着陆、缓缓停稳后,机舱里开始有小小骚动,大家开始更换口罩、戴上手套,如临大敌。

  大约一小时后,在接机人员的引导下走出航站楼,登上开往驻地的大巴。

  曾经江城灯火旺,而今街道车马稀。

  晚十点,终于进入房间,太累,也太饿。

  泡面,它什么时候这么香……

  躺在床上,心情复杂,有激动,有兴奋,也有些许忐忑与不安……

  不再想了,已上战场,唯有冲锋!

  没有硝烟,但身在战场

  经过几天紧张的防护培训,正式进入隔离病房工作。

  根据河南省援鄂医疗队安排,我和中医院蒋翔安大夫、肿瘤医院黄晓宇大夫、三医院李国涛大夫为一个医疗组,我任组长。

  来到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,里面稍有杂乱,几个省的医疗队都在同一个清洁区域办公。

  两个班组交接,特别交待了几个高龄的重症患者。

  我们所负责的病区已收住19个患者,其中多为高龄及有基础疾病的,重症患者5例。

  我对工作进行了分工:我和蒋大夫第一批进隔离病房,黄大夫和李大夫在清洁区负责接收信息并处理医嘱。

  作为组长,我更应该起带头作用,掌握第一手临床资料,才能更好地制定治疗方案。

  李大夫也强烈要求进入隔离病区,我为我们这个坚强的战斗小组而感动。

  穿戴好令人气喘、闷热的防护服,开始从第一个房间查房。

  隔着密闭的防护服,连着说上几句话就会感到气短。

  有些高龄患者听力差、方言重,我们只得靠近些、大声说。

  患者往往存在恐惧心理,对疾病、对死亡的恐惧,更是对未知、对孤独的恐惧。

  一位……又一位……终于查完了最后一位患者。

  站在走廊,深深喘几口气,这才感到口干舌燥、声音嘶哑、腰酸腿痛,内衣也被汗水浸透了。

  看下表,十一点。

  有时去治愈,常常去帮助、总是去安慰……这或许就是隔离病房最真实的工作写照。

心 愿

我和队友们一样,

并不觉得自己有多伟大,

也不想当什么英雄;

我们只是在祖国需要的时候,

和万千同仁一道,

以医者的身份站出来而已……

惟愿早日战胜疫情,

早日平安回家;

拥抱爱人,

拥抱妈妈……

安阳,

扁粉菜,

想你了……

(援鄂医疗队员:急诊科主任医师 陈家红)

淘大米

抱歉!评论已关闭.

淘大米域名交易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