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实时新闻 > 正文

热心老人义务管理书屋14年

2020年05月09日 实时新闻 ⁄ 共 1656字 ⁄ 字号 暂无评论
扫码免费领取POS机

原标题:热心老人义务管理书屋14年

  5月2日,星期六,滑县瓦岗寨乡瓦岗寨村农家书屋如期开门了。这是疫情发生后书屋开门的第二周。

  记者走进瓦岗寨村村委会大院内,看见农家书屋门口挂着“中央宣传部、“央文明办万村书库工程”“新农村书屋”牌子。书屋内干净整洁,书架上摆放着各类图书,上面贴有“人物传记”“文学艺术”“农业科技”“养生保健”“儿童文学”等字样的标签,方便读者借阅时查找。

  当天是蒋金明和刘广善两位老人值班。9时开门后,他们先把屋内的卫生打扫干净,把笔和图书借阅登记册放好。一会儿,瓦岗寨乡第一初级中学学生刘硕阳来借书,需要办一个借书证。刘广善说:“交20元押金,3元工本费就可以办证并免费借书。”

  “学校有没有图书室?”记者问。

  刘硕阳说:“学校没有图书室。我偶尔买几本书,但是太贵了。我经常来这里借书,这里有很多适合我看的书。”

  “这个书屋很有名气,周边乡村的很多学生都来这里借书。”负责书屋全面工作的管理员伦宪洲接过话茬儿说。今天虽然不是伦宪洲值班,但他闲了经常来书屋转转。据悉,这几位老人为书屋的发展默默奉献了14年。

  伦宪洲向记者介绍,瓦岗寨村农家书屋创建于2006年7月1日,是国家在兴建万村书库工程时建立起来的,创建时得到多方捐赠,目前拥有各类图书1.2万余册。

  书屋创建前,该村村委会主任找到退休教师伦宪洲,和他商量:“村委会想让你负责农家书屋的建设,但村里经济困难,管理书屋没有报酬,你看能不能干?”

  伦宪洲爽快答应了。他说:“我是一名党员,每月领着退休金。建书屋是为了农村发展,即便没有报酬,我也干。”

  农家书屋建好是基础,管好是关键,用好是目的。在伦宪洲的带动下,先后有7位老人参与书屋义务管理工作。他们将图书分类、编号、盖章、登记入册,讨论制定出一套图书管理制度,比如图书借阅制度、上下班制度、学习制度等,并在实践中不断修改完善,使图书借阅管理越来越规范有序。为了充分发挥书屋的作用,管理员们绞尽了脑计,想尽了办法。他们把书送到养殖户家里,每年开展评选“十佳读者”“读红书”等活动。他们的热心激发了很多青少年和群众的读书兴趣,比如,蒋文博去年借书25本,前年借书32本。张怡柯去年借书33本。

  在书屋管理员的履职尽责下,2017年,在农家书屋工程建设十周年之际,瓦岗寨村农家书屋被评为全国示范农家书屋。

  虽然是义务管理书屋,但8位老人都把这项工作当成自己的事业,按时上下班,从不因为家里的事耽误书屋的工作。这8位老人,有的是退休教师、有的是退休工人、有的是农民,但在书屋的管理上,他们心往一处想,劲儿往一处使。为什么没有报酬却干得这么出色?伦宪洲给出答案:“我们是共产党员。”

  现在,8位管理员只剩下5位,其中,年龄最大的伦宪洲81岁,年龄最小的蒋明义74岁。他们满头白发却仍坚持着每周3天的开门制度。对书屋的发展,伦宪洲说出自己的担忧:“我们这把年纪,行动不便。我们退了谁来接管书屋?问了村里很多人,一说没工资都不愿意干。我们只有坚持着干,直到干不动为止。”□《安阳日报》记者 邓娴  

  注入新生力量

  □邓娴

  农家书屋是农民的致富课堂、农村的文化殿堂、学生的第二课堂,对推动乡村文化发展起着重要的推动作用。农家书屋能否建好、管好、用好,直接影响着乡村文化的发展,进而影响乡村振兴战略。

  农家书屋工程是惠民工程,但是,很多农村的农家书屋建好后却无人管理,形同虚设,有名无实。像瓦岗寨村农家书屋这样管理良好的书屋少之又少。该书屋的发展得益于几位老人十多年如一日的坚持,我们为他们的艰苦创业和无私奉献点赞。如何保证书屋持续良性发展?笔者以为,农家书屋的发展需要及时增添新生力量,让年轻一代利用互联网和大数据的优势,建设乡村文化电子政务。同时,相关部门和社会各界也要关心农家书屋的发展,及时为书屋添置、更换图书,保证农民和农村学生常有新书看。此外,还可以借助农家书屋开展读书活动,鼓励农民多读书,多关心“三农”发展,让农家书屋真正成为农民获取知识的精神家园。

淘大米

抱歉!评论已关闭.

淘大米域名交易平台